墨城- 以當代水墨探討我城

Connie Chan


題為「墨城」的當代水墨藝術展現正於大館當代美術館展出,由大館藝術主管Tobias Berger及專精當代水墨藝術的獨立策展人唐凱琳共同策劃。展品來自19位著名和新晉藝術家,創作時空橫越五十年由中英聯合聲明到近年國安法成立,媒介包括繪畫、書法、裝置、錄像等。


水墨在當代藝術語境中充滿可能性,破格的表達也正好可以對應分秒變色的香港當下。據策展人唐凱琳接受訪問時表示,第一展廳的藝術品高低不一,據說是策展安排,象徵有如維港兩岸高低不一的建築物。筆者首次進入展場時未知有此設計,反而覺得掛高的畫比平常展覽更高,而由於展品頗多,未必有空間退後數步欣賞,大有仰天很累的感覺。部份橫向作品,亦見與另一位藝術家的橫向作品同行展出,感覺擁擠。


展品的佈置按時序來佈局,才進入第一個展廳,便看到陳福善、朱興畫等香港現代藝術的重要藝術家,以及他們在八十年代創作的作品。如陳福善的「非法移民」(1985年),以色彩繽紛的水彩,描繪了不同膚色與髮式的移民及難民擠在一起生活,當年是中英聯合聲明簽署後一年,反映了當時不同人種擠進香港的氛圍。



但在第一展廳內吸引我佇足良久的,反而是九十後藝術家林東鵬的《移山造景》(2019年)。該作品為板本水墨,首次展出為2019年林的個展《山洞記》,當年與其他數年作品並置展出。從《移山造景》可見以水墨描繪一巨人,他面上沉鬱不語,在小島中央以手捏造著土地山勢,畫中有不少斗大的黑點彷如下著大雨,當天感覺就像是看到風雨飄搖下的香港,港人還有塑造我城的空間嗎?



也是林東鵬,他的另一作品讓我無法走開,抓住了我的是列於尾段走廊的作品《雨再大,我還是在雨縫著看到香港》。林氏在 2020 年 5 月 28 日《港區國安法》通過之際,在香港藝術館向著維港的玻璃窗上,用黑色油性箱頭筆記錄風雨痕跡。據場刊所言,雨水象徵「清洗、刪除和消音,逐漸令整個城市模糊不清,比喻我們的未來也變幻不定」。我凝視良久,久久不能移步。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Instagram Social Icon

​Search by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