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黃進㬢 : 麥理浩徑》藝術家式的麥徑全走

Michelle




對山者來說,走麥理浩徑有很多方式,由北潭涌起步走到元朗,還是逆走由元朗走至西貢,甚至是經典的操山路線,由針山跑至大帽山等等,我們很多時都會抱着一種用體能來享受大自然的心態去走麥徑,但對藝術家而言,同樣的山徑,他們會在一個位置停留,可能是一小時,或者是一個下午,甚至是一星期,也可能是更長的時間,用一筆一畫寫下眼前的生活中的風景。


有人說過西貢是一件藝術品如今麥理浩徑在黃進㬢筆下活脫脫成了一系列的藝術品。


一鋪入展場由左至右,麥一至麥十段,總共有十幅作品,每幅作品的呎吋都會根據每段路的長段而定。就像黃進㬢在其他訪問中提到的,他想表達出麥徑是如何連綿貫穿整個九龍和新界。作為越野跑者的我,看見十段麥徑一次過在眼前呈現,有種熟愁又陌生的感覺。


山徑的景色,最大的內容不外乎是山山樹樹、天與地、海與雲重重覆覆的。十幅作品中,有數不完的榭。山上練習時,有時遇上一些路段景色好相似,我們會笑說:我們是不是跑進了結界?而展覽中一口氣呈現十段的風景,量又多,畫又大,樹又密,的確和麥徑全走的感受很有連結,很重口味。


繼承一慣夢幻的色調強烈得精彩的對比色但今次的夢幻有種食左magic mushroom 的中毒感覺。印象中比較深刻的是例如大帽山一幅當中,紫色夜空下,襯托着由翠綠色的樹葉,橙色的山脈和橙粉紅的樹丫組成的大帽山。樹丫的顏色對比強烈,顯得十分突出而且又密又多,簡直有種千千萬萬隻鬼爪在等你的感覺不太舒服。


一幅一幅看下去個人最鍾愛的是麥二的一幅。


麥二作品中的主調為藍色,不同層次的藍和不同的筆觸,當中亦也些橙色和粉紅色作山脈的點綴,但比例沒有很強烈,畫面亦因此顯得比較和諧。畫面中一粒粒的雲有着夢幻的感覺而構圖上雲由下以上的把觀眾引入麥理浩徑夢想一百公里之旅。除了雲最令我感到讚嘆的就是海面上的工筆概念的處理。一筆一筆排線般畫出海面上的節奏,畫的過程想必不比排列樹丫容易,但在整齊排列的過程也可能整理了混沌的思緒。而看着畫面上西貢海這處的風景是我在十幅作品中找到最釋懷的地方。


麥理浩徑系列看似是風景作品,但用色和構圖並沒有讓人有看風景般忘憂的感覺,緊密的節奏反而讓人有種感到煩忘的感覺。到底黃進㬢這樣的安排又有甚麼用意呢?


看展當日的同場遇上毅行者之父KK sir。KK sir的人生中可能已走過整條麥徑來來回回千幾次跟他聊起來這系列的作品對於跑者來說充滿經歷。第一次踏上麥徑在針山如何懷疑 人生那次在麥三跌爆腳... 後來我發現無論觀眾是不是山者只要我們站在黃進㬢作品前就會自自然然有聊下去的話題。


山很壯麗但沒有人的參與山就只是山。個人而言這系列的作品最成功的可能就是讓不同 層面有着不同生活習慣的大眾都有共嗚在長期的社交距離下打開了人和人之間的話匣子。 黃進㬢在不同的訪問中都提到外國的風景再靚都不及香港我十分之認同在此亦感謝黃 進㬢記下了這條山徑。

Commentaires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Instagram Social Icon

​Search by Tag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