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讓我吃掉你的屁股蛋》- 以新詩回黎卓華《純情商業街》

一腿魚



閃開,你停佇的兩行熾熱

少女半熟的屁股蛋

單車上風搖搖

用我的眼睛看你

鮮紅的大口可以吞下網球的大小

火焰在燒 燒 燒燒

螺旋條紋泛起的小舟

少女舉起葇荑

輕 輕 輕 擺動

猛獸喘了一口大氣

升起的氣體跟著卡式帶轉 轉

你是什麼做的

半夢半醒間的紗

母親留你一個淡黃的吻

轉眼送給陌生人

留住的 留不住的

蜿蜒的牆角 啤酒肚電視 霧裏的少女畫

呻吟是吱吱啞啞

紅色的指甲油

肉體和機器吞吐之間

你裝作看不見

羽毛划過掌心的痕跡

是美少女絢爛的藍色眼影

可以站好一會兒

反正電話不會響起

你說和你無關

但你知道我不會相信

來,

搖搖曳曳的橘燈

讓我吃掉你的屁股蛋


2022-05-25 寫

2022-05-30 改


短評:

茲看罷《純情商店街》,一股悵然若失,又失而復得的曖昧感覺乍上心頭。「失」是在藝術家重提90年代廣告時,一種年代的流逝感撲面而來,現今的影像、娛樂快如策馬,絲毫「留不住」90年代依人孅孅玉指。所以藝術家想「留」,和眾多當代年輕人一樣,復刻、翻製、再造,也可能是重燃某種熱情,想把一切留下來。


留得住嗎?可能黎卓華也不太肯定,所以她的畫朦朦朧朧、懵懵懂懂,很是「純情」。


伴隨著90年代的產物,一對看得見的「男士眼鏡」,廣告畫面披上女性賣弄性感的符號,商品因而大賣,很是諷刺,物化女性的聲音,同時也在復古的作品上呈現。作為女性,很難苟同於觀看「屁股蛋」,作品中少女穿著的真理褲,實際上穿起來,會勒著肉,穿久了不太舒服。一旦帶著女性主觀意識進去,很多東西都帶著異樣感。那麼,是不是女性就不能欣賞自己的身體呢?我並不這樣認為,而是這些畫作裏的少女都喜歡自己被這樣觀看嗎?90年代的產物,有什麼該「留」,又有什麼該「留不住」?懷著強烈的好奇心,真的很想吃掉畫作裏少女的屁股蛋,好讓人解惑。


Commenti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Instagram Social Icon

​Search by Tag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