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謝曬⽪(謝⽂恩 Jamine Tse) —— 時代巨輪中的你我他

ANNIE LIU


⼗年前,網絡普及與社交媒體的興起,謝曬⽪(謝⽂恩,下稱謝⽒)憑⼀張描繪「⼀個女中學⽣在課堂上偷聽 mp3 」 的 數 碼 圖 畫 (中 學 「⾃ 畫 像」, 2012, 數 碼 繪 畫) , 喚起了當個年代⼈的中學集體回憶,⼀炮⽽紅,成為⼈氣網絡插畫家,瞬間坐擁數萬追蹤者。謝曬⽪的創作由網絡發佈、畫冊出版、傳媒專欄、產品設計、商業合作、乃⾄傳統繪畫等,透過不同的媒介和渠道,以筆下「謝曬⽪」的⼩⼈物精神——庸懶無⼒、卻勇於表達、並略帶少許批判性的⼈⽣態度,發表⾃⼰對當下⽣活、社會和世界的感受、想法、意⾒、乃⾄不滿與不公。


⼈們⼝中的「醜漫」,往往是「謝曬⽪」形象的標纖——灰綠⾊的臉孔、線條扭曲的造怪表情、簡陋⽽⾃由放縱的⾝體勢態、畫⾯⾊調帶點詼諧趣異——的確不是傳統美學教育和⼤眾審美經驗中的標準。縱然如此,觀眾對於謝曬⽪的喜愛度反⽽有增無減。「醜漫風」配上謝曬⽪作品中光怪陸離、⺠間市井、通俗⼤眾的⽣活⼩故事;直率⽽坦蕩、理直氣壯中帶點⾃我的風趣⽂字;以誇張、直擊、幽默、圖⽂並茂的⽅式,巨細靡遺地描繪出來,⽅⽅⾯⾯恰到好處,沒有半點違和感。 (後補作品引例作證) 作品往往讓⼈會⼼微笑,帶有共鳴。


所謂的「共鳴」正正是我們現實⽣活中再⽇常不過,但極少⼈當回事的細微時刻。謝⽒樂於觀察圍繞她⾝邊的⼈,「萬物並作,吾以觀復」是她的創作源起——指萬物相併發作,從⽽觀察它們的復歸。謝⽒認為整個世界⼀切事物都存在着,她只是靜靜地觀察⼈家的⾏為。 (後補作品引例作證) 她從⼈⾝上可以看到⾃⼰,從⼈的⾏為看到⾃⼰,亦可從⼈的缺點看到⾃⼰。謝曬⽪以嬉笑怒罵的⽅式,展示各種⼈⽣「醜態」,同時亦把我們每位觀察者掩飾於內⼼最原始、真實、真誠的反應和想法展露⼈前,撕破了俗世社會中的我們⼀直堅守的雅觀、體⾯和⾝份。也許,謝曬⽪是謝⽒本⼈的⾃觀反照;也許,亦是觀眾們⾃觀⾃在、守本真⼼的啟示;也許,透過「謝曬⽪」的⼈物外象,觀照出每個⼈⾯對現世時內⼼混沌的過程,以消除內在的迷惑、煩惱,獲得解脫,獲得⾃在。


「共嗚」的底蘊是埋藏着我們對社會的壓抑和無法宣洩。


以前,六、七⼗年代的歌曲,如許冠傑《半⽄⼋両》的 「做到隻積咁嘅樣 」反映當時 打⼯仔如僕役般的刻苦 拼搏精神、羅⽂的《獅⼦⼭下》及同名港台劇集反映當時低下層不屈不撓、⼒爭上游、守望相助、同⾈共濟的獅⼦⼭精神;⼋、九⼗年代電視和電影,如 《⼤時代》的的商戰家族劇 反映當時 社會中產奮⾾過程,證券市場的興衰 , 經濟起⾶與華⼈在殖⺠地社會地位的起落 、周星馳的無厘頭搞笑式電影系列、由潤發、劉德華、張家輝等等的賭字頭系列、深入⺠⼼成為香港軟⽂化的古惑仔系列、王家衛⼀系列似是⽽非的香港藝術電影《阿⾶正傳》、《東邪⻄毒》、《重慶森林》、《春光乍泄》,反映香港華洋⽂化共冶⼀爐的豐盛成果;⼆⼗⼀世紀千禧世代,網絡年代,⽂化創作的記錄和傳承,正正是應科技世代⽽⽣的網絡,媒體藝術家以插畫、閃拍照、隨筆、逸事、即時、互動等等的⽅式,⽤多媒體作品記錄這個世代的香港⼈——80、90後出⽣,經歷港英殖⺠地成長、九七回歸、⾦融風暴、⺟語教育改⾰、沙⼠疫症、⾦融海嘯⋯⋯由昔⽇的東⽅之珠、國際⼤都會,轉向擁抱祖國、成為⼤灣區的頂梁柱。不論⾝份、⽂化、教育、經濟⋯⋯成長的⼤氣候都處於⼀個多變⽽動盪的年代。謝曬⽪的⼗年著作:《我活著就是罪》 、 《毒⾃去偷歡之泰晤⼠河畔》 、 《⼀舊舊舊》 、 《當年今⽇》 、 《中⼆⾃作業》 、《新 ⻄ 遊 記》 、 《偽 都 市 傳 說》 、 《新 ⻄ 遊 記》 、 《偽 都 市 傳 說》 、 《 LONG TIME NO SE5 》 、 《找⼀ 個 如 淘 寶 賣 家 秒 回 妳 的 男 ⼈》 、 《隔 離 左 右》, 正 正 就 是 描 繪 ⼀ 班 80 、 90 後 初 出 茅 廬 的 社 會 新 鮮 ⼈ ,初入職場⾯對的辛酸、委屈、⾃怨⾃⼤;参透現實與理想的差距,迷失⾃我、渴望尋找⾃我;被⼯作、⽣活消磨掉意志和理想,個性變得順化、⽣活變得制式化,社交變得圓融,緊守社會的先輩灌輸的⽣存之道;由少年到⻘年、學校到社會,我們與⽗⺟、家⼈、朋友、戀⼈、社會的相處、責任、⾓⾊,隨著年歲漸長⽽改變;累積到某程度的經驗值,剛剛確立⾃⼰的社會⾝份與價值,開始結婚⽣⼦,貢獻社會,卻迎來前所未有的社會動盪,世界⼤瘟疫。這⼀切以為⾃⼰終於拼出頭來,直奔⼤公路全速前進之際,卻突然被亂⽯打破了⾞頭燈,⼀⽚漆⿊裏動彈不得,只剩無⼒無能。謝曬⽪,也許就是在這潮濕陰暗的⾼速公路上,拎上⼀盞不妥協的油燈,站在某個出⼝的⼈。


「謝曬⽪」不但是謝⽒⽣活點滴的記載、私⼈的隨筆、視覺的練繪本,⽽是記錄我們這⼀代⼈⽣活的共同寫照,反映80、90後夾⽣於上老下幼、⾼不著上流低不入下流的困境。謝曬⽪的作品讓每⽇營營役役的我們找到了共嗚感、認同感、歸屬感,於壓抑的社會中找到了宣洩的出⼝——以不妥協的聲⾳⾯對⽣活中的種種不滿與不公,不讓⾃我消融於紛繁世界。


在傳統的美學中,謝曬⽪的作品不⼀定符合當中的規範;但就「美」的本質⽽⾔,⽣活是美的實踐,美

是在「追求好的感受」;⼈類對於「美感」的追求⽽⾔,屬天性使然,美感是對「美好的感受能⼒」;謝曬⽪的「醜美」哲學確然是⼈類對於美好追求的另闢新徑——謝曬⽪的「醜漫風」繪畫了⽣活中你、我或他的「醜態」,惹⼈發笑,讓被環境消磨得對疆硬、無感的我們,重拾對於⽣活的⼀點知覺。⽣活中的美是靠感覺⽽來,感受則由觀察和想像構成,存有⼀顆感性的⼼,洞察事物的細微變化,內⼼感性越充⾜,則美感越容易浮現。美感從選擇開始的,探索內在、認識⾃⼰,做出符合個性的選擇,加上感覺,形成美感,形成⽣活,形成價值觀,獲得⽣活的餘裕和美好。這也許就是謝曬⽪⼼中理想的美感追求與實踐。

Comments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Instagram Social Icon

​Search by Tag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