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偉恒 《不合理的行為》被斬頭的展覽

曾美華





在疫情肆下的香港,人人忙於保命,追蹤源頭。人與人之間的話題變成限 聚、封區、打疫苗。對於在兩年前所發生的事件,好像變成人們之間不能說的 秘密。本是有言論自由的地方,人們本能地被滅聲,生怕被身邊人篤背脊,當 這種荒誕、不合理的行為變成日常時,我們又該如何自處及思考?攝影藝術家 蕭偉恒在他的展覽《不合理的行為》中,以不合理的方式處理遊行影像,嘗試 紀錄當時的情況,這樣的一個表達方式,能否喚醒觀眾,讓他們思考迫成「不 合理」行為背後的原因。

一入會場,你是找不到展覽的牌子,原以為走錯地方,但細心一看,展場 牆壁上隱約見到「不合理的行為」幾個大字,藝術家刻意在標題牆壁刷上一層 薄薄的白漆,文字約隱約現,這種不合理的表達方式與他的一連串不合理被斬 頭的照片互相配合,頓時覺得合理起來。



標題牆壁刷上一層薄薄的白漆,文字約隱約現。


在 2019 年的社會運動中,蕭偉恒拍下遊行過程的影像,原本當是一個歷史 的紀錄。但是藝術家考慮到照片中遊行人士的樣貌,有可能成為當權者日後清 算的『罪證』,於是他用打孔機把裡面的一個個人頭「斬」下來。這種「保 護」照片中人的行為,暗喻著現在扭曲轉變的社會環境。



攝影書《清潔香港運動》獲得「香港攝影樣本書獎 2021」金獎。


其中一張照片中還有大大小小的「溪錢」在空中飄散,再加上被斬頭的人 士,好像是在祭拜已逝去的亡魂,整個空間顯得很吊詭。是的,言論自由已經 逝去了,剩下的只有行走的軀殼,不禁令人唏噓。



照片中還有大大小小的「溪錢」在空中飄散。


在現今當權者的《清潔香港運動》中,作品「刷上刷落」也有所體現,藝 術家用刷子將照片的內容逐漸刷走,最後變成幾乎一片空白,刷走的是消失的 香港景象及撐傘的人群,彷彿這場運動的記憶最後會被慢慢抹去,一切也回復 正常。



作品《刷上刷落》用刷子刷走照片內容,最後變成幾乎一片空白。


社會是真的回復正常,還是要習慣現在的不合理現象?作品《籠橋》中拍 攝到行人天橋圍起鐵絲網,我們像被困黑暗的「囚牢」中,感受著黑暗和壓迫 感,當荒謬成為一種「正常」時,我們會否變得麻木地去習慣呢?


作品《籠橋》,拍攝到處圍起鐵絲網的行人天橋


在整個展覽中,還有一個是身份認同(Identity)危機,沒有了外貌 (Portrait),沒有人知道你是誰。如同現在扭曲的社會,人們對自己身份的混 亂、不同的身份陣營,互相攻擊,令人不禁思考這種不合理行為背後的歸因。


你是誰?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Instagram Social Icon

​Search by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