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 超渡

張韋



四月下旬 ,天氣已異常炎熱,在等待進場前,我已經渾身是汗只希望氣溫能夠因為日落而有所下降。 是次展覽由五位藝術家尹麗娟、伍韶勁、林丰、黃靜婷、以及張慧婷共同參與。因此,要說不協調的地方,也不少。 參考art statement,《待渡》引用也斯的詩, 利用北角汽車渡海碼頭去講述在一個環境下,變動的時代。可我感受到的卻是內心的一種意料之外的寧靜,讓我暫時忘記悶熱, 彷彿身處在一個死後世界 ,等待超渡一樣。 大部分展品都為我帶來平靜的感覺,縱使在人世間經歷過種種風浪,到最後都是回歸平靜。


貼在窗邊的一個個小故事,令我深刻的不是每個故事的細節,而是他們都展現了一種即使過去曾經驚濤駭浪現在卻能輕描淡寫、從容面對的深刻感覺。我想,人生走到了終點,回頭看,就算發生過什麼刻骨銘心的事,也都已成往事。這些真實發生過的片段轉化成一段段靜止的文字,對比起窗後的大海,未必能夠再掀起波瀾。


我猶豫了很久那些鞦韆椅是否能坐,直至收到工作人員邀請,我才放膽一坐。坐在鞦韆椅上慢慢搖擺,配著眼前上下擺動著的白色陶瓷碎片裝置,發出清澈又乾脆的聲音,我不禁幻想到 ,難道這就是死後等待超渡的情境嗎﹖ 由於沒有選對時段去觀展,我錯過了親身觀賞偶發演出的機會,亦在後來才得知有該項節目。幸好,我能夠從朋友手上錄製的影片重溫一次。只見一片漆黑中,有著無數的光茫在浮動,當下馬上聯想起《靈魂奇遇記》的畫面﹕主角及一眾靈魂被送去彼岸 (the Great beyond)的情境。 白色陶瓷碎片的創作者, 尹麗娟以陶瓷碎片代表着記憶和零碎的思緒,外形就像電影中通往彼岸的橋樑一樣。共同點是靈魂需要在待渡的過程中捨下他們的記憶,慢慢步向新生命。我坐在椅上,彷彿預視了未來等待去彼岸的情境。



比較深刻的是這個讓觀眾將陶瓷片投入水中的互動展品 ,觀眾可以自行寫上困擾自己的事物,然後看它隨水消散,化成一堆泥土 。最有趣的莫過於沒有一時三刻, 陶瓷片是絕不會有任何動靜,而參觀時間只有40分鐘,如何能夠看著它消散又可以將其他展品看完?人生已經有太多煩擾了,就連當下想親眼看著陶瓷片瓦解的一種執著也差點成為煩擾。只可以肯定的是,經過時間的洗禮,任何物都會被沖淡。而人,無一例外到最後都會步向死亡,那執著又有何用﹖像《靈魂奇遇記》一 樣,能夠找到自己的spark便足矣。再多的糾結、痛苦,到最後還是要為了能夠超渡而找方法脫離苦海。


展覽時間設定於6點30分後,就是為了日落後,日光消失、碼頭周遭的光影開始暗淡下來。那種漆黑一片,但又充滿閃爍的點點星光,正是死後待渡時,看似一片混沌,實際是新生命開始發光發熱的新開始。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Instagram Social Icon

​Search by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