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展緯《母體錯誤》:我們一直都在荒謬中......

高曉君


不熟悉藝術家程展緯創作風格的觀眾,可能會給展場內林林總總的生活物件弄得一頭霧 水。但只要細心觀察,便不難發現作品所帶出的訊息。儘管作品多為舊作但仍能緊扣社會,歷 久常新。為何?或許是因為荒謬從不曾在我們的生活中缺席。

作品「野櫻桃」講述環保署利用吸臭香水噴霧,去掩蓋將軍澳堆填區所發出的臭味,從而 安撫受臭味困擾的大眾如 TVB 電視台。眼看好像處理了問題,其實只是治標不治本,完全無視 問題的根源。然而,有人卻甘於滿足這種的安撫。這不只是政策上的荒謬,亦是部分大眾的荒 謬心態。就好像日常生活中,有人會用噴香水的方法去掩蓋汗臭味、以為服用了「急救丸」(餐前卡路里熱量控制丸) 便可以放肆進食、又或寧願丟棄吃剩的飯餸,也不願意打包或叫餐時選擇少飯少餸...... 這究竟是因為個人的無知、短視而產生的荒謬,抑或是隱藏著各種利益的取捨?

再看看那名為「十年」的作品,大眾矛盾的心態更加表露無遺。作品是以上班「打卡表」 去堆砌一件類似磚頭的長方體。這令我聯想到港人為「上車」而不斷工作的境況:即使如何努 力工作也只能換來一件磚頭,距離一個單位還是遙不可及。就好像國際公共政策顧問機構 Demographia 發表的《Demographia International Housing Affordability 2021 Edition》的數據所顯 示,要在香港成功買樓可能要不吃不喝不消費 20 年左右才能有機會達成。即使成功「上車」, 大多數人待在辦公室的時間還是比待在新置的房屋多,為的就是要加班去還清那龐大的房貸。 那樣和供一個酒店房有分別嗎?如此荒謬的情況,竟然仍有大量追隨者。

那麼荒謬只是駐足於香港嗎?藝術家另一件作品「越境犯罪」可能解答了上述疑問。作品 是一段段簡短的片段,如果沒有留意最後的解說,就可能真的以為只是藝術家的日常紀錄片。 因為誰會想到在香港理所當然的行為如食香口膠、在公眾場所喝酒、藏有聖經等,居然會觸犯 他國的法律?這除了反映香港僅餘的自由外,同時亦帶出每個地方皆有由他們自己的荒謬之 處。值得留意的是那些荒誕的政策背後,很多都離不開便於管治的考慮,觀乎現今社會狀況, 就更能體會之。

你也許會覺得自己不會參與荒謬當中,或者拒絕任何荒謬之舉。那麼你有跟隨門口那塊指 示牌去「除下你的左鞋」嗎?這個看似是展場規則的作品,不論最後有沒有除下你的左鞋進 場,大家都好像跌入了藝術家所設置的測試中。這件作品充分反映了大眾對日常規則的取態。 面對一些新奇古怪的指示或規則,我們會是拒絕接受、逆來順受抑或安然接受?我花了些許時 間站在場內觀察,發現只要有一隻左鞋出現在地氈上,很快便會有其他的左鞋出現。有時展場 職員更會除下左鞋進場,令沒有除鞋的觀眾不禁懷疑規則的真偽。雖然職員沒有阻止觀眾堅持 穿鞋的自由,但「從眾」這心態來分析,要全部人都接受「除鞋」這荒謬的規則,其實可能只是時間的問題。

荒謬這東西,有些人樂在其中,因為那裏有他展示權力、獲取利益的機會;有些人對此麻 木、因為已分不清甚麼是荒謬;還有些人在努力掙扎,不斷提醒自己要擺脫荒謬的追捕。你又 會是哪一位呢?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Instagram Social Icon

​Search by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