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展緯:⺟體錯誤》與城市的系統更新

陳衍誥


進場前⼯作⼈員溫馨地建議我跟隨藝術家的指示,把左腳的鞋除下。我好像沒有推塘的理由,便唯

有在⼀⾼⼀低左右失衡的狀態下看完整個展覽,浮沉的感覺伴隨⽽來,像是⼀種感官錯置。我認為

程展緯是⼀個狡猾的駭客,他捐窿捐罅發現了城市的種種錯置,再將這些 ”glitch in the matrix” 逐⼀

揭示,然後加以反轉。


如果連⾝體的感覺也無法確實掌握,更遑論我們的⾝份。《香港⾝分證》裏,程展緯挑戰證件相的

概念,⼤家以為證件相⼀定要規規舉舉,他卻和太太相約,在鏡頭⾯前把⼝張開。程展緯成功進⾏

計劃,這沒什麼稀奇,我倒有興趣看看他太太的證件相成品如何。作品提到她挑戰失敗,我想⼤概

連有沒有賞試挑戰也成問題。不過不服從未必是妥協,也可以是個⼈選擇,畢竟拍攝證件相是以個

⼈之⼒⾯對權威,這個過程連丈夫也無法介入。程展緯在證件相裏擘⼤⼝得個窿,有點傻仔但⼜幾

搞笑。個⼈⾝份豈是⼀張⾝分證所能定義,但藝術家做了最起碼的反叛,這個姿態比⾏動的實際意

義遠為重要。《貌合神離》裏不同建制派公衆⼈物被程展緯突襲要求⾃拍合照,但仍然要維持正⾯

形象強顏歡笑,即使⾝在建制掌握權⼒,⼜何嘗不需要⾝份營造。


當活⽣⽣的香港⼈化成⿈⾴裏的⼀個個名字,那本家居電話簿縱使再重再厚,也反映不了真實⽣命

的重量。《陌⽣電話》邀請⼤家隨意打電話給 1997 年⿈⾴上的⼈。我打了給⼀位陳先⽣,不過電話

未能接通。24 年來,不知有多少⼈已經移⺠,甚⾄已經去世?或者他們只是取消了固網電話。倘若

電話真的打通,我和那個陌⽣⼈⼜有什麼可說?如果以前⾄少可以看⾒廣⼤市⺠的名字,今天⼈與

⼈之間更顯分離。《沒戴安全帶的香港⼈》本來是在香港科學館展出的⼯業安全裝置,⼀個沒帶安

全帶的假⼈要每天重複示範跌死。幸好這個可憐的假⼈被程展緯出⼿相救,被他因緣際會借到台灣

展覽,還替這個無名⽒收集命名建議。⻄⻄弗斯每天推⽯頭上⼭可說是無比堅毅與悲壯,無名假⼈

每天跌死卻只是無可奈何的逆來順受。他沒有名字,可以是你或我或曾經在電話簿上的每⼀個香港

⼈,重覆被⼈蹂躪,求⽣不得求死不能。


《越境犯罪》揭示了兩點:原來程展緯是個跨境⼤罪犯,⽽他同時是個相當不俗的喜劇演員。在這

⼀系列錄像作品中,程展緯在香港表演全世界不同國家的罪⾏,我們看到他在沙灘掘沙然後探頭進

內,⼜勉為其難地穿上不稱⾝的粉紅⾊緊⾝褲,這些⽣⿁的演出令⼈摸不着頭腦,⽽觀賞的最⼤樂

趣就是去猜他究竟犯了何罪。不少所謂罪案都只是微不⾜道的事,但是不同國家對法律有不同詮

釋,最⽇常不過的事情,也可以被權⼒界定為非法。權⼒靜俏俏地深入⽣活,真是荒謬無稽,卻使

⼈不寒⽽慄。


《靜默寫⽣》裏程展緯就收起⼀貫的風趣幽默,轉⽽關⼼⻘⼭灣入境事務中⼼ (CIC) 的羈留者。

CIC 主要處理違反入境條例的案件,當中不少是難⺠,等候着無了期的審批程序。程展緯以素描寫

⽣,簡潔地描繪監獄裏的⽇常⽤品。在裏⾯,時間接近靜⽌不動,微妙的光影變化成為時間的唯⼀

証明。在這⼀系列物品最後,是兩幅只剩下凌亂筆觸的素描,像是無限的混沌。噢,忘了說,先前

⿈⾴旁的電話其實設置在⼀個犯⼈欄,隔着玻璃,與他⼈對話。問題是,我們究竟⾝在監獄裏⾯還

是外⾯?程展緯在歷史博物館盜錄了⼀段背景⿃聲,透過⼤聲公向窗⼾以外播放,雀⿃的美妙歌聲

於是乎能突破展覽空間。縱使⽋缺實體,但我情願相信,雀⿃正在⾃由地⾶。


第⼆次來展覽的時候我沒有再把左腳的鞋脱掉,畢竟我們不⼀定要跟隨所有規則。任何系統,縱使

規模如何強勁,也總有⼤⼤⼩⼩的 glitches。這些漏網之⿂,就是可供突破的缺⼝。沒錯,系統會不

斷推出更新去填補漏洞,但是狡猾的駭客們,總能持續發現新的 error。


《程展緯:⺟體錯誤》

Dec 5, 2020 – Apr 25, 2021

Para Site 藝術空間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Instagram Social Icon

​Search by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