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體錯誤--荒誕無稽的現實世界

Iris Chung


「除下你的左鞋才進場」在本地藝術家程展緯(Luke Ching)的個人展覽「母體錯誤」中,要求入場觀眾先脫下左鞋才進場觀賞作品,這不明所以的規定令人頓感詭異,在講求法律、講求規矩的香港,一般人都會遵守規則,即使覺得荒謬也無奈地接受,又或者對於荒謬太習以為常,不覺得是怎麼一回事。在展場的入口處還張貼一幅幅斑駁殘舊的職業安全海報,上面寫著「齊穿安全鞋,足傷可避免」,在旁放著一個急救箱,未入內已有一股強烈反差和矛盾思緒在碰撞。


是次展覽其中一組作品《變臉》為Luke Ching 的身份證頭像小卡,一卡兩面,一個「點頭」,一個「擰頭」,似是在揀Yes or No 的抉擇題。而在入口不遠處的地下還放了「Yes」和「No」的字樣,旁邊並放著小卡片給觀眾取去,像是向每一位過路的人提問,在荒誕無稽的現實中「你」的選擇是甚麼?


《沒戴安全帶的香港人》可說是這次展覽最震撼的作品,「他」放置在場館的一角需觀眾彎腰進入才能看到,作品以一個穿上工作服的仿真人偶伏屍地上,在嘴角和身上都染了血跡,身旁放置了一疊疊的紙張,寫上了各式各樣的名字,以及彎月形的枯葉。此作品起源於2015 年Luke Ching為香港科學館做了一個工業意外的教育裝置,原先人偶吊在半空,用投影展示他從高空摔下來,每當有訪客經過時,高空摔下的影像便會重覆一次,如是者「他」每天要跌死過千次。機遇巧合下,Luke Ching向科學館借出人偶到台灣展出,並將自己的樣子以3D 打印製

作成另一個人偶,代替在台灣展出的人偶留守科學館演練死亡。


這次借屍還魂,是藝術家巧妙利用制度上的漏洞將原本為科學館製作的工業意外裝置偷龍轉鳳,用來諷喻現今的香港猶如這個「屍體」沒名沒姓,無論是低下階層的工人或在社會運動中犧牲的人,沒有人知道他們是誰,或者沒有人在意他們是誰,在制度下應有的保障沒有保護到他們,壓在架層疊屋的制度下得到的是沒有被記下的墓誌銘。人偶身旁放置一件「磚頭」作品《十年》,來源於Luke Ching的一位朋友因1981 年在廣州探望被捕民運人士的家屬時,被公安以「反革命」罪檢控,判入獄十年。十年的時間可以作很多生涯規劃,例如找一份高薪厚職的工作、買樓、結婚、環遊世界⋯⋯但作為一個被囚禁的人,十年對於他來說只是被拋空的時光,失去了時間的觀念。


展場裡的時鐘都停擺在六點的指針上,時間就像凝固了一樣,《靜物寫生》就是將時間停止下來的最好寫照,Luke Ching 以素描作為比喻,「素描就是盯著那樣物件一日,不作聲,慢慢時間就流逝了。這個狀態就像被困住一樣。」。他憐憫羈押在青山灣入境事務中心的人,尤如被困在不知道時間的地方,他們沒有被審判,不知道要等待多久的日夜更替才能獲得釋放。


超越邊界作品《越境犯罪》,搜尋世界各國的違法行為,在香港重演一次並拍下罪狀,例如不准穿紅短褲、不准在街喝酒、不准在公眾地方親熱等等,這些行徑在香港可大公無私地做更不用擔心負上法律責任。作品讓人反思所謂「罪行」是由當權者定立的法律規管,這正正回應香港為「逃犯天堂」的荒誕措辭,同時亦呈現香港「僅餘的自由」,反撲在位者的打壓藉口。Luke Ching表示:「當我將荒謬裱起來時,我在告訴觀眾:『我知道這是荒謬!』而我希望將這個清晰的狀態保持下去。」。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Instagram Social Icon

​Search by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