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楊沛鏗個展《期待的落差》展評:不可控的植物與關係

Rebecca


楊沛鏗以半邊刺點畫廊的空間展示了超過二十件作品,利用植物、舊傢俬、噴墨打印和不存在的動物等方式,分享自己在疫情期間的思緒,並邀請觀眾一同感受當中的複雜情感。


疫情肆虐期間,世界的停擺逼使人們靜下來獨處,留給自己思考的時間和空間增加,人與人之間的接觸減少,情感和關係的連繫方式不斷變更。期間,楊氏需要一次又一次地經歷隔離,給予他靜默和沉澱的時間,促使他再一次從多角度思考人與人之間關係和情感。


植物是楊氏經常運用在他的作品的重要元素,是次展覽中亦不例外,從門口的仙人掌,再到場內被建築帶纏繞並懸掛在半空的發財樹,植物的身影不斷出現在展場內的各個角落。楊氏酷愛植物,其中一個原因與植物的不可控性有關,他曾多次在訪問中提及人們無法完全支配或控制植物的生長,是次展覽中入口處的《振作振作》中,仙人掌根部生出了新芽,彷彿從開首就說明即使用金屬緊箍着仙人掌亦無法支配或阻止它的生長,以這棵不受控的仙人掌開展對關係的討論,訴說了藝術家對於人與人之間親密關係不受控制的失落和無力感。


植物在是次展覽中亦扮演着被束縛的對象,《已死的擁抱先生》和《一起墜落的擁抱先生》中的發財樹皆被編織成扭曲的姿態,更加被建築帶粗暴地纏繞並吊起,面對此等支配和壓力發財樹只可以默默地忍受,堅硬的樹幹承受着痛苦,彷彿發出無聲的哀嚎,但亦同時保持着扭曲的姿態,在受制的狀態下表現出一絲堅毅,猶如現實中人們面對壓力或掣肘時所承受的痛苦和被挑戰的耐力。


動物也是除了植物以外另一個作品的重點,但更加亮眼的是沒有出現在展覽中的動物,《倉鼠籠裏的牆》沒有倉鼠,沒有籠,也沒有牆,只有佈滿茶漬和鉛筆痕的大畫紙,楊氏將封閉的酒店環境比喻作倉鼠籠,作品中看不到倉鼠因為倉鼠就是藝術家本人,也是受疫情影響被逼保持社交隔離的人,隔離的期間誘發人們思考,究竟困在這個空間是被保護和照顧,還是被監視和控制呢?


同樣地,《瘋子的呢喃》的魚缸中並沒有金魚,觀眾看到被注滿空氣的膠袋、裝有換水器的膠盤自然會期待金魚在水中暢泳,但是與觀眾對話的始終只有水泵,在寂靜的展覽空間中不時傳來潺潺的水聲,當中彷彿蘊含着某種意思,但不管如何細聽亦沒有辦法理解,這些聽不懂的語言讓觀眾不禁思考人與人之間對話和溝通的定義,透視出藝術家對於溝通挫敗的淡淡失落。


展覽的英文名稱是「Not Everything Is About You」,中段的《公園看更( 沙迦)》中亦以亞加力雕刻的方式寫有同樣字句,相片中呈現的是一名男子在沙塵滾滾的空地上蹲下,場面寂靜而且孤獨,配以英文字句粗暴地拷問觀眾:「關唔關你事呀?」,猶如為過分執着或自滿的關係中敲響警號,提醒要在關係中拿捏一個合適的距離。


疫情期間人們彷彿徘徊在失落與自在之間,飄忽不定,但其實這些情緒的晃動是再正常不過的現象。生活中有順境,有逆境,在疫情肆虐的特殊時期如是,在日常中也如是,人們對關係有所期待,就會有所落差,楊氏討論中不可控制是現狀,也是世事的規律。


楊氏透過是次展覽以充滿詩意的手法探討人際關係的各個面向:不確定性、無法完全控制、陪伴、痛苦⋯⋯透過超過二十組作品,我們能夠窺探藝術家在疫情期間的心境,更被邀請一同在這個停頓的時代中沉澱並思考人與人之間的微妙關係。


Comments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Instagram Social Icon

​Search by Tag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