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類紀2020:新世代如何以藝術應對社會現象》

李鎧而 Eilly Li


最近於Chi K11藝術空間舉行的展覽,主題為「新人類紀2020」,令我疑惑了一下:現在不已經是2021年了嗎?但環看整個展覽, 與疫情息息有關的作品,在各種壓抑、憂鬱、絕望中奮起而生的作品。事實上,我們未曾脫離2020的陰霾,2020不只是一個年份、一個時間點,卻代表著一種荒誕無常,仿佛是一個新時代的里程 碑。整個展覽定位於2020年至今受疫情和各方面動盪所影響的世界,2020帶來的衝擊依然未消散,既然展覽旨於抒發年輕人對此的感受,以此為題反而適合不過。


新人類在文化意義上泛指一些遵從「新紀元運動」(又名「新世代運動」)觀念的人。1 這觀念可以追溯至1970至80年西方的社會與宗教運動及靈性運動,形成了一種去中心化的宗教及靈性的社會現象,所涉及的層面極廣,涵蓋了神秘學、替代療法,並吸收世界各個宗教的元素以及環境保護主義。但綜合各方面,被此觀念影響的新人類重視自我身心靈的培養,偏向以個人獨特的眼光看待處理事物,表達出一種強烈的排拒主流的觀念。而且踏入二十一世紀,新人類的定義擴展至一些深受數據主義影響的人,生活在一個被大數據和演算法支配的時代。2 回顧這次展覽,每個藝術家幾乎都嘗試用到不同媒介、物料、展示形式,甚至有新媒體的加入,凸顯出強烈個人獨特性,令展覽有多元化的呈現。


以作品呈現「新人類」對社會的回應

展覽把「新人類」的定義縮窄至九十至千禧後的年輕人,可以說是在一個網絡、資訊科技盛行的世代成長,作品也能確實反映出這個特點。面對末日,這群新人類在頹靡中奮起,在末日前以狂歡的姿態迎接新世代。展場入口是《金魚網絡》,大量閃閃爍爍的鎖匙扣掛滿牆,讓觀眾隨意貼上金魚貼紙。在資訊科技泛濫的世代,你我就如金魚游歷於虛擬網絡之中,互相連結。兩幅相對的牆分別掛滿閃爍的鎖匙扣和雷射材質的「HOPE!」貼紙,令展場入口形成一條亮眼的通道,回應著人與資訊科技的關係,似乎為整個展覽奠下一種跳脫輕鬆的基調。但細心一想, 看似光彩的背後我們彷彿就像金魚般被囚禁在網絡、科技中,一種無奈油然而生。又如展場接近另一端有《知覺器(0.1)》,運用了數據超聲處理的技術,把疫情見所聽到的數據變成畫布上的聲音影像,讓觀眾透過聽覺而生出對疫症悲劇的反思,甚至能夠以另一個嶄新的角度較抽離地回看這場疫症。這份影像與聲音混合的作品再次顯示出這群年輕人對科技的嶄新嘗試, 試圖以不同切入點思考這場役症為社會帶來的衝擊。




丘山,《金魚網絡》(2021),《新人類紀2020》展覽現場,chi K11 Art Space,2021年 | 圖片 由筆者拍攝及提


此外,這個展覽帶出年輕人在面對末日時抱著的態度,不難發現作品偏向大膽豐富的用色。《隙縫》以繩結紮起不同人的衣物填滿木板上的隙縫,跨越並連結起牆壁與地面。以衣物作為物料往往帶來一種切身的溫暖,像是連結起一個個衣服的主人,在隙縫絕處逢生,猶如一起衝破隙縫的局限,又如一起進入另一個隙縫的未知,以團結帶來溫柔卻有力的力量。但細心咀嚼同時也可以感受到出一種矛盾:處於衝擊、困境中,究竟應該以什麼角度、態度去看待?又例如《極樂世界》,在走廊掛滿了色彩斑斕的床單、被單、玩偶,試圖以家中床上的物件營造出安心放鬆的感覺,尋找慰藉。在疫情期間人們被迫長時間留在家裡, 對這些東西可謂無比熟悉,但把床單被套垂直掛起的方法顛覆了日常的展示方式,讓觀眾可以在當中遊走,有一種新鮮感之餘,亦可以感受到年輕人奮力在逆境中掙扎、嘗試在不安中尋找安穩的矛盾。



鄭詠昕,《隙縫》(2021),《新人類紀2020》展覽現場,chi K11 Art Space,2021年 | 圖片由筆者拍攝及提供




譚詩茵,《極樂世界》(2021),《新人類紀2020》展覽現場,chi K11 Art Space,2021年 | 圖片由筆者拍攝及提供


以展覽空間建構「新人類」概念

展覽的空間對於意念的傳遞也十分重要,猶如把末日狂歡的態度以及箇中的迷思由單純作品表達昇華至另一層次。要知道chi K11 Art Space 位於商場底層位置,如非密切留意藝術節目的人其實較少機會留意得到,令這個空間一般而言人流並不多,參觀者的類型十分集中,筆者參觀當日也見現場幾乎全部都是年輕人。從另一方面看來,這樣反而更能夠聚集一班志同道合、有同樣熱情想法的年輕人。展覽空間霎時變成他們的在亂世中的樂園,讓他們盡情表達自己所想、覓得共鳴,令「新人類」面對世界時共同抱著的這份倔強、這種獨特的精神更加突出。此外,chi K11 Art Space位於連接兩個港鐵站的通道,場外便是熙來攘往的行人。尤其在晚上正值NoManZone無人之境的音樂表演,DJ播放著節奏強烈的音樂,配合著四面投射的幻燈表演,觀眾隨著音樂節奏搖晃,令展場洋溢熱鬧歡騰的氣氛。此與地鐵站內絡繹不絕、勞勞碌碌的行人只有一面玻璃之隔,恰巧成了有趣又諷刺的對比。


我們每日都在面對不同荒謬、身處一個個絕望的困境,有人選擇活在當下、在各種不如意中尋找出口,重新出發;有人依舊庸碌,營營役役。展場猶如成了社會的縮影,顯示出這群新人類應對末日時的態度,蘊含著一種年輕獨有的熱情和狂想。 但在看似高漲的情緒之中,作品其實淡然流露年輕人在面對末日時的掙扎,熱鬧歡騰背後也許在不甘、悲慟、倔強、積極等情緒中經歷了漫長而痛苦的勾纏、梳理。例如「HOPE!」牆就像絕望中的吶喊,在周圍貼滿「HOPE!」,希望是不是就會到來?作品滲透著的無奈,就像呈現出這群「新人類」複雜的心理狀態,更顯他們的獨特性。



NoManZone 無人之境,音樂表演,《新人類紀2020》展覽現場,chi K11 Art Space,2021 年 | 圖片由筆者拍攝及提供


面對2020年突如其來的衝擊,說實話根本難以完全帶著歌舞昇平、縱情狂歡的態度面對,這次展覽的作品如是。儘管表面上這群年輕人嘗試展現出多元化的嘗試,在末日之際抱著一種希冀、熱情,作品之中、字裡行間還是能夠感受到他們淡然的無奈。但是在現今負面情緒泛濫的時代,這些作品以不同角度重新切入、回應社會狀況,令觀眾能夠代入新世代以藝術應對社會現象的目光,重新審視、思考我們在所謂末日之中應該何去何從。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Instagram Social Icon

​Search by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