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程展緯《母體錯誤》體會荒誕的真實感

Cherry Luk


在如今光怪陸離的社會裡,各種荒謬的事佔據著我們的生活,每天重覆如是的荒誕讓 我們逐漸變得麻木。 面對問題,我們偶爾會啟動自我保護意識,試圖催眠自己,甚至 逃避,但程展緯卻在《母體錯誤》中將我們生活中荒謬的放大,強迫觀眾感受它切實 的存在。

展覽要求觀眾《除下左鞋才進場》,由被要求脫鞋的那一刻起,已經大概明白了藝術 家希望帶出生活中的荒謬,探討我們面對荒謬的社會規範的態度。其他作品如《越境 犯罪》、《野櫻桃》等均與貫徹這個主題 。縱使這樣,在目睹《沒戴安全帶的香港 人》的那刻,我始終因那具預料之外的屍體模型而感到驚詫,實在不得不佩服程展緯 精準到位的鋪排。

《沒戴安全帶的香港人》 置在一個小房間,觀眾屈膝進入房間後,會看見一具屍體模 型。作品是模仿香港科學館工業安全展覽其中一個裝置。當訪客經過感應器,會看見 一個沒戴安全帶的人由高處墜下,因而死亡。當然,屍體只是科學館的展品,縱使訪 客親眼目睹男人墜下, 他們普遍都不以為然。可是,若這不是發生在虛構的展覽,你 會如何面對? 在《母體錯誤》中,放置屍體的房間設置成為監獄般的場景,灰白色的 牆、非常有限的日光、四面恍似沒有出口的牆壁,都頓時令觀眾感到被困。他更在其 中牆壁上放置屍體面容的近鏡,令整個體驗更震驚。這件作品強迫觀眾在四面牆之下 獨自面對死亡,非常能夠表達荒誕的真實感。



程展緯,《沒戴安全帶的香港人》


在香港,說到荒謬,似乎逃不掉談起「生死」。「死因無可疑」、「死於不幸」、 「死因存疑」,到疫情的死亡數字,我們都只能半信半疑地接受報導,始終無法掌握 背後的真相,甚至已經分不清到底是我們過分疑慮,抑或現實本質就是真假難分的荒 謬。有關死亡的新聞圍繞著我們,生命的流逝被簡化爲刻板的數字,彷彿一句話可以 概括人的一生。這樣的陳述,有否尊重每個死者生前的故事? 藝術品有一個轉化的作用,觀看《母體錯誤》的時候,觀者好像可以從一個旁觀者的 角度重新看這個荒謬的社會,再從中發現生活中司空見慣、卻不被正視的問題。程展 緯或許希望表達荒謬潛伏於你我之中,刻意挑起我們生活中習以為常的的荒誕,令我 們反思當中的違和、無稽,提醒我們不要麻木。面對荒誕的時代,不斷提起悲劇實在 太自虐,但我們總應該花點氣力與荒謬抗衡,或者學懂接受它,再尋找與它共存的方 法。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Instagram Social Icon

​Search by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