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程展緯《母體錯誤》體會荒誕的真實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