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渡》:城市的變遷

Cherry Luk


皇都戲院翻新、北角匯建成,北角社區這兩年的變遷太多。在不斷改頭換面的土地上,設置在北角碼頭的《待渡》連結我們的記憶與想像,讓我們對社區的情感繼續延伸。《待渡》由五個單位合作而成,包括陶瓷藝術家尹麗娟、媒體藝術家伍韶勁、作曲家林丰、編舞黃靜婷和負責策劃的張慧婷。因此,項目結合了不同媒介的藝術品,包括視覺藝術、偶發音樂、形體演出、也包含了文字,在屏幕上播放也斯〈北角汽車渡海碼頭〉的節錄,又在後方展出不同人等待的故事,可謂包羅萬有。


踏進展覽區,最搶眼是大型裝置,一塊塊的陶片組裝而成的風鈴,邊走邊聽到清脆的聲音,再配上柔柔的海風,很快便令我投入其中。這時候,兩位形體舞者出場,跳出優雅、帶有詩意的舞步。兩個舞者跳了許久,雖然舞步互相呼應,卻未曾觸碰對方,體現了都市人的疏離。可是,他們的表演卻凝聚了觀眾,令我們再那一瞬間專注於同一件事,組成一個短暫的共同體,就像表達出香港人,縱使疏離,仍然可以為一些事走在一起,給大家一點點安慰。


展覽設置在北角碼頭,勾起了我對社會變遷的反思。也斯在北角長大,對這個社區瞭如指掌。他曾在〈錄像北角〉一文內寫道:「一代又一代不同的種族和籍貫的人聚居在北角,輪流上場,扮演他慢過渡的角色。」我不敢說我完全明白也斯當年對北角變遷的感概,但的確,香港又經歷一個大轉折的時代,這兩年來我們對這個地方已有的認知好像不斷被否定,社區換上新的面貌,有時真的無從適應,也不想適應。此時此刻,看到《待渡》展出了〈北角汽車渡海碼頭〉的節錄,裡面寫道:「情感節省電力,我們歌唱的白日將一一熄去。」 ,恰巧回應了我對社區變遷的一些想法。對我而言,這句話指的「白日」不只是我們每一天的歷程,更是香港昔日的光輝。縱使過去種種光輝即「將一一熄去」,我們要「節省情感」,整裝待發,才能以平靜的心境面對自我,以及社區的轉變。北角碼頭裝載著歷史回憶,在這個社區越趨商業化的時代中展出《待渡》,也許是對北角往昔的致敬,同時製造我們這代人在這個社區的共同回憶,作記憶的延續,也在破滅之中尋找一些憧憬 。


到了展覽後段,正當我希望繼續細閱來自各方的故事,一把聲音突然叫住我:「小姐,請喺呢邊離開。」這把聲音尤其突兀,瞬間將我拉回現實。展覽內容太豐富,短短四十分鐘實在不足夠。四十分鐘內,安排觀眾看裝置、形體演出、打電話、再細看展出得文字,太倉促,甚至令我覺得策展人可能太貪心。雖然時間安排上未做到盡善

盡美,但我仍然享受其中。


踏出展覽空間時,我告訴自己,「該回到現實世界了。」果然,我回到北角的鬧市,看見上年新建的大型商場 - 北角匯及熙來攘往的人群 、聽見綠燈「嘟」,「嘟」的聲音,提示住我,這才是真正的香港,剛才我看的展覽,只是人造的、虛幻的。人造展覽固然美好,縱使現實殘酷,有時放慢腳步,也許能在勞碌、烏煙瘴氣的生活中找到美感。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Instagram Social Icon

​Search by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