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母體錯誤中,思考要先於服從》

徐慧珊


由程展緯創作及何思穎策展的母體錯誤(Glitch in the Matrix)展覽,以電影「22世紀殺人網絡」The Matrix為藍本,以非真實世界——「母體」出現錯誤為概念展現程的新舊創作。程展緯的作品一向透過直接行動介入社會,與他關注的議題直接溝通,有別於在工作室埋首創造一類,因此,介入的行為是展覽很重要的構成部份。他過往的作品如社區共享籃球、探討食環署垃圾桶頂煙灰缸設計,透過「介入」現實裡的問題,從而參與社會改變;藝術家在這場展覽進而推進至邀請觀眾「參與」作品、「介入」展覽,一起挑戰約定俗成,促成改變。


今次他所展示的作品中,除了他的行動為創作的一部份外,如《香港身份証》作品在兩次不同年份拍攝身份証人像中與職員的互動;是次展覽他把「參與」這個部份向觀眾延伸,如《除下左腳鞋才進場》、《陌生電話》中,我們都是展品一部份。觀眾的參與是展品傳意的重要媒介,若觀眾錯過了參與,那些由參與產生的頓悟、啟發肯定很不一樣。本文將在母體錯誤中瞎子摸象,談論從參與得到的啟示。


由程自身介入的作品《香港身份證》說起,展覽展出他張開口拍攝的身份證人像相,2005年及2015年,他真實地與職員互動,以張口拍照試探證件相要閉嘴的約定俗成。閉嘴是常理,但證件照的本質必須閉嘴嗎?由職員勸喻到程展緯扮鬼扮馬打破俗成,互動的部份才是作品的主菜,職員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成為程展緯挑戰權威和社會約定俗成的實驗參與者。


創作人引導觀眾成為展品一部份,是這展覽其中重要元素,例如《除下左腳鞋才進場》,我們必須參與其中,同呼同吸,才能理解箇中玄機。我是服從指示脫掉左腳鞋行展的一員,除了當天碰巧穿了穿窿襪子以外,對於脫鞋指示沒有太大猶豫。直至陸續看了數個展品後,才意識到脫鞋告示的真正意義,原來這是一個完全服從的完美示範。在有約定俗成的社會裡,我們都自然服從規條,對於權威,跳過思考直接服從;公園裡無盡的規條、在這時代乍現的新規例,我們應否習慣思考,考量規則的理由和合理性?進入展場,原以為觀眾的角色是純綷「下載」創作人的訊息,怎料一開首便跌進這個精心設計的圈套。正因為有參與其中才有後來的頓悟,啟發比單純眼看更強而有力。


筆者於一個沒有其他觀眾的平日下午觀展,假如時間是一個繁忙的週末,空間裡都是脫鞋觀展的人,脫鞋觀展這不正常行為不就是展覽設定的母體錯誤嗎?當大多數人都自然地順從只穿一隻鞋觀展,縱使有些人穿著一只高跟鞋一高一低奇怪地步行,有些人腳板痛,有些人因穿窿襪而感尷尬,這個不正常都將成社會俗成。


縱使母體錯誤,保持思辨、辨別真偽、思考應做與不應做,互相提醒尤為重要。程展緯的方式是利用作品提醒香港人在權威和社會俗成面前先思考,人心才不會空洞地活著。一切有關服從、獨立思考、何謂正常失常、約定俗成的概念就在穿著一隻鞋子觀展時霎時浮現在眼前,訊息強而有力。我們不是單純看展,我們也是展品的一部份。觀展後,離開母體時也帶着這一點提醒和力量走回現實。

文:徐慧珊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Instagram Social Icon

​Search by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