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被釋放的情緒,被療癒的人」—— 藝評何淑美《游 · 遊》

Lauren



游、遊,兩個動詞,兩副景致,兩種心境。


踏進海港城,正值陽光灑港,天空澄明,維港亦喚出透明的淺藍色,波光粼粼不時耀進《夜游》裡。不料,《夜游》與我心中對游泳的恐懼一般,眼下以深色為主調,不論場景、人物如何變化,深藍、黑色調已予人一種陰鬱之感。再嘗試看進裡面的人,眼神充滿不可言說,混沌、逃離、放空、反叛,僥倖又警戒,驚慌又堅定,鬆弛而解脫。少男少女在排遣,但此地絕非安身之處。在深海裡,在僻靜的小島,在鄰近人工安全島,在泳池,都在夜游。周遭在變換,有時一個人,有時結伴,抑或是轉換動作,時而閉目仰浮、嬉水,時而衝浪、潛水,但不變的,是那份嘗試排解,而又無法排解的不確定與憂愁。


海洋,或者是水,被人們所利用,被我們所利用,深海似泛憂。而海水和大自然亦作用回人類本身,映射天色、夕陽、還有我們,再攪拌進海水中,投入我們眼球,看到的最終還是自己與偌大的自然。但,也還是去游吧,去放大內心的不確定,去感受創傷以及憂慮的存在,去感受自己的存在。


何淑美說自己總是嘗試捕捉生活中「消失中」的事物,《夜游》捕捉的情緒,為在這個時空下的人類捕捉這一刻私人的情緒,但是具有公共性的。有夥伴看到後直言壓抑、想逃離,這是被《夜游》所帶來的不確定性所勾起的情緒。我們都有吧,總是一些不知源頭,或是無法即時咀嚼的情愫、情緒,早早種植在心間,但無法即刻去詮釋與排解。你又會如何解憂呢?在擁有其中一個防疫政策是海灘也被封鎖的下的城市,當夜游的權利也被剝奪了,無法夜游的憂慮,又該向何處排遣?


來植物庭園吧,來遊。


滿畫布的,充滿生機的綠色,實在很難讓人不喜歡。在蔥盈盈的花草間,一呼一吸,偶能與其間的小動物進行對望,再看進去,彷彿已置身於這庭院之中,被陽光與植物包裹,已將夜游拋之腦後。鬱金香、藍鈴花、雛菊成簇,顏色在綠叢間洋溢,生意盎然。何淑美談及,她是在英國才開始了解gardening這項技藝的。打造屬於自己的庭園,在香港聽起來似乎很奢侈,但在英國卻不稀奇。主人用心作用於庭院,庭院映射主人的習性、喜好。繪出如此富有生命力的作品,卻不僅旨在描繪「好時」。何淑美提到,這一系列中有些作品反而在香港社運時誕生。在瘋狂荒誕的時刻,無處安放的情緒,但嘗試去療癒他人。四季變換,但庭院內的植物可以呈現不一,好時、壞時,總有姿態。人類也一樣,時勢變化,我們大概也只是在應時生長,成不一樣的姿態,扭曲或是綻放。


遊與游,都是人與自然,互相作用。海水拍打在肌膚,植物漫入眼簾,我們擁有無法被解釋的情緒,卻仍能幸運地被大自然裹住。游、遊後的我,混雜著被喚出的情感,與被片刻療癒後的歡欣離去。雖不能盡述,共鳴也有力量。深呼吸,繼續生活吧。


Comments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Instagram Social Icon

​Search by Tags

bottom of page